周清教授 局部晚期NSCLC治疗新模式
ʱ䣺 2019-08-11

  2019年8月2日,广东省临床试验协会/中国胸部肿瘤研究协作组(CTONG)主办第九届的“中国肿瘤学临床试验发展论坛” 在广州顺利举行。会议邀请了国内肿瘤学领域顶级专家出席和参与,共同探讨肿瘤学临床试验的最新研究成果,存在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方向。会议期间,医脉通有幸邀请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副所长周清教授,分享了局部晚期NSCLC治疗新模式和本次会议的亮点,详情如下:

  医脉通:放化疗后的巩固治疗一直是不可手术切除局部晚期NSCLC的研究热点,但既往无论巩固化疗还是巩固靶向治疗都未取得明显成功,去年PACIFIC研究则打破这一困境,您认为放化疗后巩固免疫治疗获得成功的作用机理是什么?

  周教授:PACIFIC研究让我们对局部晚期NSCLC的治疗模式有了全新的认识。在PACIFIC研究之前,局部晚期NSCLC的标准治疗是序贯放化疗或者同步放化疗,这个研究让我们非常惊讶地看到免疫治疗使局部晚期NSCLC的疗效有了飞跃的提高。在放化疗之后使用免疫治疗维持比不使用免疫治疗维持的疗效也有大幅度的提高。

  从机制上来说,化疗、放疗和免疫治疗具有协同作用,尤其是放疗,大量的临床前研究证实它们之间具有协同作用,可以达到1+12的效果。这种机制也通过PACIFIC研究得到体现,我们在临床上看到了患者的生存获益,最终实现了治疗模式的改变。所以,我认为未来放化疗之后使用免疫治疗维持是新的治疗模式。

  医脉通:GEMSTONE-301研究不仅纳入了同步放化疗,也纳入了序贯放化疗,但PACIFIC只纳入同步放化疗,您认为同步放化疗与序贯放化疗相比有什么优势呢?

  周教授:对于局部晚期NSCLC,各大指南基本上推荐的还是同步放化疗,因为同步放化疗的疗效比序贯放化疗的疗效更好。但是为什么在临床实践中进行同步放化疗的比例并不是特别高呢?第一,大家可能比较关注同步放化疗的毒性问题,因为同步放化疗比序贯放化疗的毒性更高。第二,在实际中,我们很难做到完全的放化疗同步,因为一般做放疗需要前期的准备时间,比如定位。但我们认为,做1-2个周期的诱导化疗,之后只要能够保证有2个周期的化疗和放疗完全同步,也等同于同步放化疗。

  目前在局部晚期NSCLC的治疗中,同步放化疗比序贯放化疗在疗效上有优势,我们需要更好地控制同步放化疗的毒性,让更多患者有机会接受同步放化疗。三期必出特一肖,当然,现在同步放化疗之后还推荐免疫治疗维持,可能是一个更好的治疗模式。

  医脉通:鉴于免疫联合放化疗在Ⅲ期不可切除NSCLC取得的成功,您对我们国内Ⅲ期不可切除NSCLC的未来治疗模式有何期待?

  周教授:PACIFIC研究已经成一个席卷全球的大风暴。在国内,基石药业正在做同步放化疗、序贯放化疗之后进行免疫治疗维持的临床试验。除了像PACIFIC研究中国际制药公司研发的新药,国内一些非常有实力的制药企业,比如基石药业这样非常有前景和非常有潜力的新药研发公司,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新药。所以我想未来在中国,即便是同样的治疗模式,我们也有很多不同的药物选择,这不管对医生还是对患者来说都是更好的消息。

  医脉通:在本次CTONG年会上,您认为还有哪些亮点和热点,可能为NSCLC患者带来更多的福音,让更多的患者获益?

  周教授:今年CTONG年会一如既往地保持短平快、信息量大的风格。其中免疫治疗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因为这是大家非常关注的话题,所以今年我们CTONG年会除了报告CTONG的研究成果之外,第一个大的板块就是免疫治疗的研究进展,这是很大的一个亮点。

  除了免疫治疗,第二个很重要的亮点是靶向治疗。在靶向治疗领域,除了经典的EGFR、ALK突变之外,更加吸引眼球的是一些少见或罕见的靶点。虽然这些少见或罕见靶点的阳性人群与EGFR突变人群相比,是非常小众的人群,但一些非常好的新药出现,让这些小众人群获益非常大。比如RET融合发生率大概只有1%,但是今年CTONG年会中报道了像BLU-667这样非常好的新药,针对的人群小但是获益非常大,所以我觉得针对小靶点的研究进展也是很值得期待的。